“那就都杀了便是!”无名轻描淡写的说道,“杀到无人敢称尊!”犯到他手上的,几乎就没有一个能讨的了好的,尤其是才刚刚进入虚空学府第一天竟然就和执法堂闹翻了,这样的胆量,绝对令人惊叹。所以血衣公子笃定无名不敢杀他,这也是他在己方最大的援手,那个黑衣老者被斩杀之后却没有选择逃走的原因。

“反正就是现在不怎么看好我是吧!”无名有些无奈的说道,不过他也能理解白剑松的想法。血衣公子虽然残忍又狂妄,但是实力确实是极强的,法力滔天,绝对够得上是一个天骄的标准。

二十三皇子异常的尴尬,一方面他也认同无名的说法,相对来说这些人也就只能算是一些乌合之众了,但是又不能这么说,因为一旦这么说的话,那就彻底寒了那些手下的心。虽然圣器难得,但是他相信,随着他的修为不断的提升,圣器应该也会更加容易弄到。

只有展现出足够高调的姿态,才能吸引那些观望的势力加入,才能增强己方的势力,自己的势力越强,才有所谓的大势所趋。看到无名得意,他们顿时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了。见无名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那些围观的武者竟然也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神情,尤其是那些了解这件事情始末的人,不由得为两个无法无天的家伙而目瞪口呆。 (责任编辑:田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