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远,纵行至此,那一些青年壮丁,逐渐远逝。不过,独远踏马纵行往楚府前去,路上依旧有好多南郡的当地人,显然,独远坐下青云兽,身负巨大宝剑,莫不是吸引主道之上南郡市民他们纷纷投以奇怪的目光,独远见此纵马慢行,约过半个时辰左右,渐渐远离这些人群,往南郡楚大人府邸纵去。石暴看在眼里,听在耳中,身心之中却是愈发觉得踏实了许多。十万,是修士的极限,古来几乎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到。但极限,就真的是极限了么?

惨叫声不断出来,一个又一个“罗汉”被扔了出去,跌到一起,成了一座“肉山”。独远放下酒杯,切也不知眼前这位巴陵楼的伙计此刻如此言语亲近,笑道“未有所观,何成所听!”

  新春走基层 人和家顺事事兴

  联村发力 抱团致富

  本报记者 王乐文 高 炳

  新春时节,秦岭山村鸭沟岭。村支书尤利军虽然忙,心里却舒坦:村里苗商络绎不绝……

  “一株9块,不砍价。”苗商刚要开口,就被尤利军顶了回去。这语气,跟去年判若两人。

  说起周至县竹峪镇鸭沟岭,邻近乡党都摇头。山大沟深、交通不畅,“风景再美,大白鸭肚里藏青泥,穷着哩!”

  穷不穷,村支书最有感触:前些年,一见苗商,尤利军就脑袋疼……

  “一株4块,你卖不卖?张龙村、丹阳村,要价才3块。”架不住苗商威胁,尤利军忍声签字。鸭沟岭一年到头栽的苗,就这样运走了。

  兄弟村竞争,在整个竹峪镇,并不奇怪。资源匮乏、村情相仿、产业单一,即便有帮扶资金,也是“撒了胡椒面”,收效甚微。

  “东一榔头、西一棒槌,都难成气候。要不咱抱团取暖,搞个‘农村开发区’?”挂职干部王乃祝脑子活,提出打破行政区划、成立“联村党委”,“告别各吹各号,咱们吹一个调!”

  去年9月27日,陕西省首个村级联合党委,在周至县竹峪镇成立。张龙、丹阳、鸭沟岭、民主、中军岭、北西沟、农林7个贫困村,“小组织”合成“大党委”,“小产业”变为“大基地”。

  资源要整合,修路是前提。张龙、丹阳、鸭沟岭3个村,吵嚷了多年的村道矛盾,成为亟待破解的难题。联村党委书记王乃祝提议:召开“板凳会”,大伙来评理。

  暮色四合,“龙阳沟”三村的30多位代表,带着小板凳,聚拢在山脚的皂荚树旁。

  “我们鸭沟岭,全力支持!”尤利军首先表态,“之前跟张龙、丹阳商量,人家满口答应,就是不见动静。”

  “修路,要统一规划哩。”丹阳村刘老伯接过话茬,“现在各家只修到村口,多一米都不乐意。”

  “话说开了,就好办事。”王乃祝趁机鼓劲儿,“今后,咱就是个联合体。大家修的路,大家一起走!”

  统一思想,说干就干。如今,联村党委下辖的7个贫困村,村村大路相连。“道路通,心路就通。”王乃祝介绍说,一年多来,各村组已举行“板凳会”60余场,“百姓管理百姓事,群众化解群众难。”

  人心齐,泰山移。联村党委成立了合作社,流转3000余亩闲散地,栽植精品花卉。“苗木长在秦岭北麓,条件得天独厚。”王乃祝告诉记者,“樱花谷、红梅岭、红枫岸、桂花坡,都由合作社统一管理,价格不再‘任人宰割’。”

  植草种花的竹峪镇,已变身“关中小江南”。走进山谷枫林,农户宋友来正在劳作,“家里5亩地,全流转到了合作社。租金、打工、分红3份收入,年收入3万元。”

  截至目前,竹峪镇联村党委所辖7村人均收入达10524元,同比增长47.3%。“如今,全县范围内,已探索设立22个联村党委。”周至县委书记杨向喜感慨,“抱团致富释放的活力,既扮靓了山野,也点亮了希望。”

  超级大棚 智慧爆棚

  本报记者 刘成友

  长328米、宽205米、高6米多、占地105亩,正月初八,记者走进山东临邑临南镇的“超级大棚”……

  棚外寒风阵阵,棚内温暖如春。一串串红得发亮的番茄,采摘后迅速装车运往北京和上海。“传统温室番茄产量只能达到每平方米25公斤,我们这个是40到50公斤。每天能走大约六七吨。”凯盛浩丰(德州)智慧农业有限公司技术部经理刘冰说,“我们三年内的目标是每平方米85公斤。”

  刘冰介绍说,这座智慧农业大棚配有水肥一体化设施,内外分布着30多个传感节点,可实时采集棚内外环境温度、湿度、光照等信息。“像是一台精密运转的仪器,为作物营造最合适的生长环境条件。达产后,大棚蔬菜年生产量预计达到5100吨。和传统大棚温室相比,智慧玻璃温室可以节省六到八成用水,减少四成二氧化碳排放以及25%的能源使用。可以说,这也是个生态大棚。”

  “大棚集环境控制、材料科学、现代生物技术、智能控制于一体,让绿色高效农产品生产实现了标准化,是名副其实的‘农业工厂’。”浩丰(青岛)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马铁军说,大棚亩均年产量是传统大棚的3至4倍,效益则更高,年产值预计在8000万元,成本回收期大概在6到8年。

  30岁的清凉店村村民张志平在这里打工半年了,每天进门都要进行严格消毒。上班先打卡并输入工号,她的任务就是观察记录病虫害以及授粉等情况。让她耳目一新的是,无土栽培,不见大水漫灌,而是按滴浇水;放大镜、粘虫板、登高车、皮卷尺,与之前种菜完全不一样了。像她这样将土地流转又在家门口就业的“农业工人”,目前已有50多名,加工区建成后还会有更多村民加入。

 

钱串子一共三串多些,总计三百多铜钱。“这一次,不要又像以前的那些修真弟子一样,没来几天就没影了啊!”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2月12日电(袁秀月)2019年春节后的第一个“大瓜”,莫过于演员翟天临“学霸人设”的崩塌。因为直播中的一句“知网是什么”,而被扒出论文涉嫌抄袭,并被质疑其北京电影学院博士学位注水。

  最新消息是,北京电影学院已经成立调查组并按照相关程序启动调查程序,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也称,将根据其博士学位授予单位的调查结论做出处理。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声明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声明

  几天之中换了天地,前脚还是刚上春晚的学霸演员前途无量,后脚就陷入了学术不端的漩涡。在翟天临最新一条微博的留言中,不少网友都在求论文求解释。还有粉丝很失望,说:“在脱粉的边缘还有点不死心地徘徊……死磕论文党表示学术不端不能忍。”

翟天临微博留言截图
翟天临微博留言截图

  因为一句话,北大博士后眼看要悬,博士学位也被调查,本来顺风顺水的演艺事业势必受到影响。有网友发问,翟天临是不是有点冤?全民打假是不是有点狠?

  翟天临真的冤吗?此刻,他不单是个演员,而是作为一个学术从业人员被质疑、被检视。任何一名博士最核心的原创成果有争议,都可被质疑和调查,一点都不冤。

  翟天临之所以激起全民打假热情,并非因为他多么出名,而是他所涉及的教育问题背后的群众基础太广泛。我们都知道,一个普通人为了读书要吃多少苦,从小学就开始上补习班,过五关斩六将,一部分人才能上个好大学,读硕士读博士更是要付出超乎常人的心血和汗水。

微博截图,翟天临去年获得博士学位
微博截图,翟天临去年获得博士学位

  据教育部统计,2017年,中国有一亿小学生,八千多万中学生,两千多万大学生,而硕士只有两百多万,博士生只有三十六万,可谓百里挑一。

  在生活中,提到谁是博士,大家都会肃然起敬。翟天临被称为翟博士时,吃瓜群众也是“不明觉厉”。但作为一个博士,你不知道知网怎么写论文?没有核心期刊论文怎么获得博士学位?没有学术成果怎么进了北大博士后科研流动站?

  博士为什么受人尊敬?一位网友说得好,不仅因为博士获得学位至少三年,还因为它需要研究者在攻读学位期间完成繁重的科研任务,不仅要对所研究领域深入了解,还要有创新和实践。

  当然,一码归一码,翟天临在演戏方面所获赞誉颇多,从《白鹿原》到《军师联盟》,也可称得上青年演技派。

  但是,学术圈不是娱乐圈。学术就是学术,容不得一丝一毫弄虚作假,对学术腐败行为要秉持“零容忍”的原则。

翟天临上春晚
翟天临上春晚表演

  既然身为博士,那么请拿出相应的能力。博士学位不是演艺道路上的一个点缀,随便糊弄就行,它是中国学历教育中的最高层次,理应获得起码的尊重和敬畏之心。

  近年来娱乐圈流行树立人设,而“学霸”、“文化人”则成了其中最清新的一种。艺考考了五百多分,会解二元一次方程,在微博发首看似高深的诗等等,都能圈不少粉,营销一波“学霸”。但这种人设风险也最高,稍不留意就会露馅,什么写错字,“诺贝尔数学奖”之类的糗事就会出来,平添笑话。

  所以说,在娱乐圈还是慎立学霸人设。搞好专业,演好戏就好,观众自然会喜欢,跟你的学历没什么关系。更重要的是,千万别打肿脸充胖子,硬拗学霸,容易翻车。(完)

“不好,你快跑!”一直像没有气息的那棵老树顿时紧张起来,一边发出怪异的人声,一边大叫着就拿身体上一根树枝挡将过来,嘴里还喊着。只不过这条路还很长,姜遇初步接触,灵光顿开,领悟了一小半真意,却难以一下子全部悟通。按照组天诀后面的描述,修炼到极致,几乎可以堪比鲲鹏极速,甚至可以借此走入时间领域内。可惜流云谷里,既无火焰海也无火焰山,所以要使杨立成长,恐怕只有第一种方法了。 (责任编辑:秃发偄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