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了,罢了,我已经败此人,你们都退下......!“摩达提尊者仰面双目禁闭,微有痛楚。”那好,今日就让我做一回恶人!“独远言闭,丈外之的护体真气居然是猛然消失。“师弟,稍安勿躁!”轩辕段飞旁侧师弟东方海却能不怒,当即剑拔弩张,却被师兄禹义相阻。

“飕飕嗖!!”却也就在这巨大的邪灵,张牙舞爪,逾越灵威大发之刻,整个之影突然裂出四处,一道道邪影四处惊险,纷纷困住半空之上的血色翡翠。“轰!”的一声巨响,那道红芒击中瞬间那半空的佛门真言六宫图,一个猛然立马是四分五裂在了虚空,炸为了粉碎。

“各大门派已经到齐,会议如期进行!”风尘客栈之内当即传来风尘客栈甑掌柜的一声传音。“谌虎,伤好了?”

主创合影 片方供图
主创合影 片方供图

 

  《流浪地球》开启中国科幻电影元年

  ■ 社论

  《流浪地球》的精神内核颇为符合近年来科幻电影的发展趋势,即不再着迷于地球毁灭,而更多探讨人性与情感的复杂。

  2月7日,春节档票房大战的第三天,作品中口碑最好的《流浪地球》直接实现票房逆袭,登顶春节档单日票房榜首。

  《流浪地球》票房与口碑齐飞,部分源自它的题材优势,相比于喜剧的套路化,其所呈现的科幻剧情让观众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但综合来说,《流浪地球》的好口碑,更多仍然是来自于制作。

  刘慈欣原著小说中的科幻设定,成为电影的最大支撑DD给地球装上推进器与转向器,把地球带离太阳系,在宇宙中为人类寻找新家园,这确定了电影的“硬核”。

  但凡好的科幻电影,必然缺少不了这样一个“硬核”,此前国产科幻片并非找不到好的故事,而只是缺乏把设定与想象落实到画面中的办法。

  从文本到影像的转换,是一项非常专业而又系统的工作。《流浪地球》的成功之处,在于简单直接地完成了落地工作DD把刘慈欣宏大的宇宙观嫁接到成熟的科幻电影制作工业体系当中。

  但在刘慈欣与导演郭帆的贡献之外,不要忘了,制作技术的突飞猛进以及全球化的共享,才是《流浪地球》诞生的最基本保障。

  科幻电影的制作技术可以分为两个层面:一是软硬件方面,比如几乎囊括计算机所有视觉呈现创作艺术的CG技术、3D虚拟摄像机,以及用于电影特效制作的各种软件;二是技术的实现DD通过大量技术工种的配合与工时的消耗,来达到理想的效果。

  因为第二个层面的优势,近年来不少国外科幻大片把制作放在了中国,中外合作为国产科幻大片的诞生,提供了很好的土壤,《流浪地球》在这个时刻出现,并非偶然。

  看惯了好莱坞大片里千疮百孔的纽约、洛杉矶,再看《流浪地球》里在极寒天气下萧条的北京、上海、杭州DD其中所能呈现出来的“末世感”,确实给观众前所未有的感官刺激。

  尤其是剧中几次出现的流行元素,海草舞以及“北京市第三区交通委提醒您,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让观众会心一笑的同时,从中也能品味出属于中国人自己的幽默和自信。

  当然,我们只是满足于国产片的“第一次”,但这并非科幻片的第一次。剥离掉剧情,《流浪地球》和其他给人留下不错印象的科幻大片并无二致。

  在剧情上,最后一刻引爆木星的悬念感营造上,以及牺牲精神的运用方面,都在及格分上下。也就是说,《流浪地球》在制作上的成就,很容易让观众忽视剧情,更多地被视觉所吸引。

  因此,在为《流浪地球》点赞的时候,不要忘记那些幕后的技术工作者,他们是参与制作这部所谓开启“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的重要力量。

  近年来科幻电影的发展,被融入了更多的哲学思考,不再着迷于地球毁灭与末日灾难,而更多借助科幻载体来探讨人性与情感的复杂,成为科幻片导演追求的创作精神。

  就这股潮流来看,《流浪地球》并未在思考层面达到刘慈欣原著的深度。但作为商业片来讲,先在技术上日臻成熟,才有条件在创作方面深入。《流浪地球》为国产科幻片开创了一个新的局面,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一类型的国产电影,会在接下来有日新月异的发展势头。

那个声音继续说道,他并没有顾及高迎的疑虑,“我的主人让我带话给你,只要你说出青木叶的使用方法,就饶过你一命,要不然的话,我判官蓝持续燃烧下去的话,就会将你烧得一丝不剩。” 怪异的腔调再次在高迎的神识海里响起,不带一丝一毫的情感。阿诚听到石暴招呼,脸上神色一紧,一边战战兢兢地向前挪动了半步,一边唯唯诺诺地哆嗦着说道。“我要杀你,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看我如何破阵!”独远言必,身后一声长鸣剑啸,清风宝剑猛然纵空飞出。 (责任编辑:李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