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巫朴华,见过守经人。”他连说话都十分吃力,却坚定地向着守经人俯身,没有一人可以安然,纷纷猜测守经人的身份,也许他就是上任大巫,亦或者是巫族来头极大的人物,只不过除了几名上位者,外人根本就无法得知真相。因此昏头昏脑当中,鹰头老怪说了一声:“老夫觉得三个月太久,我看就在百日之后你与我决战即可,地点嘛随便。在这里也行。”姜遇浑身一震,一声大喝,脚踩组天诀,身影化为虚幻,一步就临近黄老大,拳头像是一座巨山般压了下去。这个时候,不能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这名龙跃期的盗匪实力非凡,普通的龙跃期修士姜遇以力即可镇压,根本不会有任何意外,却在他身上吃到了苦头。

“轰!”一声巨大的爆鸣声,张武简直手都要被砸麻了,无名的力量到底有多恐怖,全力砸下去简直连一座小山头都能被生生打爆,如果不是张武也是后天九重巅峰,力量也是已经逼近了百头头猛虎之力,一刀就能将他劈飞。“老三!”剩下的三个侍卫悲痛的喊道。

  响水爆炸死里逃生的工人:被埋7小时,在父亲鼓励下等待救援

  3月22日下午1点,响水化工厂爆炸第二天,56岁的苏洪倚靠在响水县人民医院急诊部走廊上,跟脸上布满缝针痕迹的伤者搭话,讲起儿子苏亮前一晚从废墟里被挖出的事情。

  经历了这番惊心动魄,苏洪整个人瘫下来,时而嚎啕大哭,不断重复着“我到处喊救命”“快急死了”,喃喃许久后,他又被家人扶着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盖着衣服沉沉睡着了。

  病房里,被父亲救出的苏亮,迟迟不敢睡觉。他还记得前一晚自己刚刚获救时,消防人员告诉他“千万不要睡觉”,怕他一睡不醒。

  3月22日下午1点多,苏洪睡在了走廊的椅子上。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钟笑玫 图

  爆炸被埋

  苏亮今年33岁,是响水本地人,在位于响水生态化工园区内的江苏之江化工有限公司工作约5年。3月21日下午2点多爆炸发生时,他在厂里一栋只有一层的自动化控制室内,据事发地600米左右。冲击波将房子冲倒,机器柜挡住了楼板,苏亮和4名同事瞬时陷入黑暗,被埋在瓦砾之中。

  苏亮扒开石头的手有些发肿。头部被石头卡住、只能保持跪姿的苏亮和同事尽力扒开压着他们的小石头,留出缝隙维持呼吸。慌乱之中,苏亮的手机不知踪影,靠着同事提供的手机尝试联系妻子朱洁。

  另一边,始终联系不上丈夫的朱洁立刻赶往工厂,被路上的残酷景象吓得六神无主。因为封路,朱洁一时难以继续前行,只好回家打探消息。直到当日下午接到丈夫的电话,她才有了希望,连忙通知公公苏洪和亲戚前往现场。

  “化工厂里排水的地方这里一道沟、那里一道沟,一不小心踩进去人就爬不上来了。他爸在里面上过班,知道哪里有沟。”朱洁称,要不是公公苏洪在江苏之江化工有限公司工作9年,熟悉内部结构,很难第一时间在废墟中找到丈夫被埋的地点。

朱洁和苏亮同事的短信记录。陪伴与救援

  3月21日晚上7点半多,天色暗下来,借着手机微亮的光,苏洪摸索到儿子和其同事被埋的地方。

  “不要紧张,要保存体力,人很快就来了。”苏亮记得,父亲听到他的声音后,声音也带上了哭腔。安慰儿子之余,苏洪一边打电话恳求消防和亲戚前往现场救援,一边扯着嗓子冲着周围喊救命。

  苏洪不敢搬动太多石头,害怕结构松动后石头掉下来砸伤儿子,见被埋的人呼吸费劲,只好徒手刨去一些碎石,让他们能露出半截身体。

  因为封路,苏洪是徒步几公里赶到工厂的。一路上,他听到再次爆炸的传言、也被刺鼻的气味熏到,没有丝毫犹豫。从晚上7点多至近10点,苏洪一直陪在儿子身边。

  “怎么办?儿子在那,爆炸也不能管。”尽管回想当时的情景,苏洪有些后怕,但还是没有一丝后悔。

  “我们几个人都在里面哭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等待救援的时间里,埋在废墟下的苏亮心情也起起伏伏:一开始向外求救时的满怀期待,数小时过去还没被救出去的低落和害怕,父亲到来时又重燃希望……

  苏亮感慨,等待救援过程中,父亲一直在说鼓励的话,如果被救出时间往后再延迟半小时,自己很可能坚持不下去。所幸,连云港的消防人员赶到,当晚近10点,消防员和家属一起将他救出送医。

  响水县人民医院门口的黄衣交警和红衣志愿者为救护车开道。

  不会回去的化工厂

  “他嘴里、身上全是黑的,外套上全是玻璃碴。”在医院,看到丈夫通红的两只眼睛,朱洁既悲痛又庆幸。

  后来朱洁通过妹夫得知,苏亮被救出后,他的一个同事也随即被救出,尚不能确定其余3人的情况。

  苏亮和朱洁原本在外地一家机械厂工作,两人生了二胎之后回到苏亮老家,目前有一个9岁的女儿和一个5岁的儿子,家中住着楼房,有一定积蓄。这次事故发生后,这家人决心要跟化工做个了断。

  3月22日,朱洁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苏亮此前在化工厂工作时脚曾被烫伤,此后恢复情况较好。但这次的经历,让他们深感后怕,准备修养一阵后再找其他工厂的工作。

  “真的是死里逃生,化工厂是肯定不会再去的了。”朱洁说。

  (本文苏洪、苏亮、朱洁均为化名)

  澎湃新闻记者 钟笑玫 实习生 徐雨婷 方舸

澎湃新闻记者 钟笑玫 实习生 徐雨婷 方舸

当感觉到踢云乌骓马似有两股战战之意的时候,其不由得微微一笑,轻轻捋了一下大黑马黝黑铮亮的鬃毛之后,笑着说道:张云天顿时脸色通红犹如是猴屁股一般,无名的话深深刺激了他的自尊心。

不过,如果真地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恐怕也只能说是踢云乌骓马命运使然了,怪不得天,怨不得地,自然更怪不得他石暴了。到那个时候无名才真正算是踏上了武道的修行,就算是进入总宗也不至于成为别人的奴隶或者附庸,拥有自己的话语权。“瑶池仙子,这其中有什么规则吗?要知道境界不同,所爆发出的力量必然不一样。”有人眯着双眼,开始请教。 (责任编辑:川岛得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