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幕就发生在杨立的头顶,杨立的眼前,真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目眦欲裂的杨立,“嗷”的怪叫一声,已经是身躯一晃,便不管不顾的冲了上去,那气势---视死如归,那神情---不死不休。那张符文被他抛出,是该派一位羽化期强者炼制,上面流动着霞光,扔出的一瞬间光芒炽烈,像是一轮金色太阳,极度耀眼,让人无法睁开双眸。浩浩汤汤之中,又是万流归宗,重新回归入大海之内,形成了一个始终如一的循环,将周身血脉滋养得生机勃勃,春意盎然。

总而言之,冰雪参虽已惨遭重创,一裂两半,而玄冰珠却是一如往昔,完整如初,周身上下,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破损之态。这一刻,所有人似乎都忘了幻魔造成的恐慌,纷纷惊讶地看向瑶池圣主手中的那面古镜,它平凡无奇,哪怕是放在眼前都不会让人惊艳,绝对不会和仙器联系到一块。

  人类加速驶入“大航天”时代

  尽管木制船体难抵侵蚀,食物尚不能长久保存,太多失败让人沮丧……但500多年前,对于未知之地的向往、对于巨大市场的渴求,仍驱使冒险者滑动船桨,拨开了壮阔的大航海时代。

  即便最大胆的先驱者也难以想象,有一天,人类将携带大航海基因,在更为壮阔的星辰大海,开启更为深远的征程:从老牌航天强国到新兴力量,从政府主导项目到私人商业航天,科技突飞猛进、资本跃跃欲试、生态日益完善……又一个激动人心的探索时代DD“大航天”时代正在来临。

  “国家队”踌躇满志

  “2019年将会是个‘太空年’。”摩根士丹利去年年底发表的一份报告断言。

  太空探索被列入多个国家的重要发展战略。美国航天局去年9月发布“国家太空探索行动报告”,提出地月空间探索、再次载人登月、载人探索火星等战略目标;俄罗斯也正积极准备,计划逐步实施月球、火星和金星的探测等。

  除美俄等传统航天大国,新兴国家也迅速崛起。阿联酋计划2021年向火星发射无人探测器;沙特要向英国维珍集团旗下的太空公司投资10亿美元;印度宣布将在2022年前完成载人航天任务;以色列一家机构希望尽早发射首个私人登月探测器……

  中国航天捷报频传。在“嫦娥四号”实现人类首次月球背面软着陆之后,中国国家航天局14日宣布,中国将继续实施月球探测工程,突破探测器地外天体自动采样返回技术,还计划在2030年前实施火星探测、小行星、木星探测等深空探测任务。

  不断提高的运载能力,是“大航天”时代的支柱。未来,美国航天局主导研发的下一代大推力运载火箭“太空发射系统”最高载荷可达130吨;俄罗斯计划推出近地轨道运力达160吨的新“能源”火箭;而中国计划中的长征九号重型运载火箭将确保我国运载火箭技术在2030年前迈入世界一流梯队。

  新商机不断涌现

  摩根士丹利去年年底预计,在航天领域,产业、技术和资本筹集都将从2019年开始加速。到2040年,太空产业的经济规模将从目前的近4000亿美元提高到约1.1万亿美元。

  太空旅游、太空采矿、太空移民、在轨制造和卫星服务业……尽管实践起来仍是困难重重,但庞大的太空产业对民营资本有着难以抵挡的吸引力。一些世界大型风投公司、对冲基金、主权财富基金、主流养老基金等已经跃跃欲试。

  以太空采矿为例,不少航天大国已将获取月球矿产资源作为开发月球的重要目标之一。在美国,美国航天局正大力推动登月商业活动,甚至不惜牺牲大量政府主导的太空计划。美国还打算在月球附近建立轨道平台,并再次实现载人登月。

  也有声音认为小行星采矿才是首选。虽然很多人认为实施这一任务的障碍很多,但实际上,金融和技术障碍已经大幅减少。美国航天局已经开始实施捕获小行星的计划,未来可将小行星拖至地月系某个轨道,而一些企业正在研发小行星采矿技术。

  美国商务部指出,太空产业正处于“变革边缘”,而私企将可扮演更重要角色,甚至作为推动发展的引擎之一。

  大生态加速完善

  以往,铸就航天业的辉煌,通常需要举国之力。而在“大航天”时代,航天发展将呈现“非线性”的特点:运载工具、太空服务、应用开发等各个领域的发展不分先后顺序,各类研发平行展开,整个产业四处开花,商业航天成为重要支柱,产业生态更加完善。

  在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已可以实现一周内多次发射火箭,蓝色起源公司则计划在月球上建立永久定居点。

  中国国家航天局多次表态鼓励商业航天有序发展。在美国举办多年的太空技术博览会上,2018年第一次出现了中国企业的身影。这家名为“天仪研究院”的微小卫星公司成立仅有3年,但已有11颗卫星发射入轨。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小卫星时代已经来临。卫星将越做越小,越做越便宜,功能越来越强,类似当年个人电脑的发展路径。

  “我们的愿景是,让航天触手可及,”天仪研究院首席执行官杨峰15日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从2016年开始,中国商业航天领域涌现出一批创业公司,如今都有不同程度的发展。

  随着新技术和新市场的出现,太空经济还出现了核心业务之外的其他增长领域,比如卫星数据利用、太空能源、小卫星捕捉、太空冶炼、太空制药、太空食品等,并催生出许多相关企业。可以说,“大航天”时代的大生态正在加速完善。

  (据新华社电)

郭 爽

高大雄武老者听到石暴话语之中似乎颇有转圜余地,说话之时,声音也是一缓,一边说着话,却是一边自上而下,向着山顶大门处又靠近了几步。“轰,轰轰......!”机甲奔行,人如蚁吊,跌落悬挂。

“我们无冤无仇,你们要来截杀我们真是欺人太甚!”钱婉茹愤慨的说道。“石某此番问询袁庄主诸事,不过是为了确认狩猎团狩猎二队、狩猎三队遇袭一事,是不是确为小荒山所为而已,除此之外,倒是也无他意。杨立自打听到这个声音之后,一点也不觉得惊讶,因为纵然是这个声音进行了遮掩,但以杨立同他的熟悉程度而言,还是能够听得真切,这个声音的主人就是紫色气团幻化而出的神魂。 (责任编辑:黄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