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一道金色的神性凝聚而成的气柱冲破虚空横贯而起,汹涌澎湃,瞬间朝着周围四散开来,犹如是一片金色的海洋一般,仿佛是来到了一个黄金的国度,一个神祇的国度。在虚空学府的周围,围绕着一大片的城池,有许许多多的城池,这些城池都属于各个传承的产业,基本上百强传承,每一个都有一个巨城,城中的一切都是属于这个传承私有的。接下来的一刻,石暴将充了小半袋空气之多的漠驼袋往嘴巴及下巴颏上一套,随即手持陌刀向着旋涌之处游去。

很快众人就发现更让他们跌破世界观的事情发生了,无名根本不是不落下风,而是大占上风,无名的火云崩天手瞬间捏碎了黑色长矛形成的黑色矛芒,露出了一杆黑色长矛的真身,不过无名却没有丝毫的停手,直接控制着火云崩天手朝着矛身抓去。而且最重要的是无名感觉隐隐感觉到有圣境高手的神念扫过,是轩辕殿的圣境高手,一直紧紧盯着这一场大战,他不会让无名得手,起码在这里不行。

  为了生命 向火而行DD江苏响水爆炸事故现场救援直击

  新华社响水3月24日电 题:为了生命 向火而行DD江苏响水爆炸事故现场救援直击

  新华社记者秦华江、沈汝发

  迎着危化品罐的烈烈火焰,踏着一片片碎玻璃与锋利的钢渣,吸着令人头晕目眩的滚滚毒烟……在江苏响水爆炸事故中,江苏近千名消防救援人员向火而行,开展了6轮次拉网式搜救,疏散搜救群众300多人。

  灾难面前,用勇气和毅力战斗

  厂区建筑被炸的到处都是窟窿,方圆数公里的门窗已成空洞,停靠在路边的一辆辆汽车扭曲变形……“3?21”响水天嘉宜爆炸事故造成了巨大灾难。

  “发生爆炸的是化工园区,在1.2平方公里的爆炸区域中心,集中了16个化工企业和1个污水处理厂。”江苏省消防救援总队参谋长、事故处置现场指挥部副总指挥陆军说,“让人揪心的是,爆炸发生时,不少工人正在岗位上。”

  与时间赛跑,与死神争人!

  21日14时58分,接到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发生爆炸的警情,响水县消防中队中队长赵毅立即用电台呼叫全体指战员配齐个人防护装备,赶往现场。消防队员们顶着大火、黑烟和毒雾,抢在事故发生后的黄金时间内,救出12名被困群众。

  两个苯罐、一个甲醛罐,将近4500立方米的物料同时燃烧,释放出巨大的热量;每个化工厂原料、生产物料各不相同,燃烧的危化品液体、气体蔓延;地上到处是瓦砾废墟和裸露的钢筋……

  警情就是命令,江苏省内各地消防力量迅即驰援。

  无锡消防救援支队特勤一中队班长周浩在赶到现场后,立即对着火区域喷射泡沫压制火势,在高温热浪的考验下,他紧握水枪,始终没有离开前沿阵地。

  苏州消防救援支队特勤一中队中队长杨刚与攻坚组成员战斗在最前线,冒着高温热辐射和可能发生爆炸的危险,成功将4号火点扑灭,保护了临近罐体安全。

  22日凌晨,经过近千名消防救援队员的艰苦努力,化工园区大火被成功扑灭。顾不得休息,他们又投入到新的战斗,在废墟中千方百计搜救被困人员。

  科学作战,防范化学品次生灾害

  大量化工产品的爆炸燃烧,让这次火灾的救援尤其艰辛。“和别的火灾不同,这次灭火要防止产生次生灾害,一定要科学作战。”陆军说。

  在奔赴现场的途中,常州市消防救援支队的增援人员就不断查看地图并结合指挥中心推送的现场视频了解厂区及其周围情况,分析现场相关信息、单位基本物料的理化性质,为决策提供依据。

  在爆炸点边上,两个苯罐和一个甲醇罐火光冲天,特别是其中一个罐炸开了6米的缺口,火焰熊熊燃烧。紧急之际,前方指挥部迅速敲定方案。常州市消防救援支队特勤中队中队长罗华欣组织筑堤围堰,防止流淌火蔓延。在隔开流淌火后,救援小组又对罐体发起全面扑火行动。

  根据不同的化学材料,消防救援人员“对症下药”,采用了不同的泡沫。“灭苯罐火用水成膜泡沫;灭甲醇罐用抗溶性泡沫,效果最好。”陆军说,三个罐体的火全部被顺利扑灭,为搜救工作奠定了良好基础。

  整个厂区各种液体气体蕴藏的风险相互交织,破损的建筑物可能随时坍塌。“考虑到爆炸威力,我们先调大型设备进去探路,确保安全后,再让消防员搜索。”陆军说,此次救援灭火、救援、控污一盘棋,科学排兵布阵。

  搜救中,消防救援人员借助生命探测仪、热成像仪等,精准定位,寻找被困人员。在之江片区,指挥部调集人员,一上午就搜救出9人,其中还有一名生还者。

  不仅是一种职责,更是一种使命

  “消防官兵,你们辛苦了,谢谢你们救了我儿子。”这是一条让连云港徐圩新区政府专职消防队队长助理王保玉倍感温暖的短信。“虽然很疲惫,但把人救出来,看到这个短信,感觉自己的工作无比崇高。”王保玉说。

  21日晚11时许,之江化工厂一操作间还有工人被困,接到救援命令后,王保玉立即和同伴赶往现场救援。快抵达现场时,由于空间狭小,背着气瓶进不去。为了让被困者早些脱离险境,他毅然解下气瓶,强忍着有毒气体,将一名被困人员从坍塌的混凝土下救了出来。

  被困人员口鼻都是灰尘,说话不清,王保玉立即用自己的手机给他的家属报了平安。22日3时10分,被救者的父亲给王保玉的手机上发了感谢短信。“不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4时57分,结束救援任务的王保玉看到信息回复说。

  在救援现场,这样暖心的故事还有很多。正是它们,激励着消防救援人员在火灾现场无所畏惧,勇往直前。

  这不仅是一种职责,更是一种使命。

  爆炸事故发生后不到3个小时,率先赶到的盐城市消防救援支队就在前方成立了灭火救援指挥部。江苏省消防救援总队在当晚7点30分就成立了省一级的指挥部。

  前方指挥部灯火通明,通宵达旦。“坦率地说,睡不着。火没灭,不放心,还有被困群众,不放心。”陆军在这两天内只睡了一两个小时。

  “不放过一处,不漏掉一人。”24日下午5时,虽然过了72小时黄金时间,消防救援人员仍在结集大型机械,整装再出发。

“呵呵,真没想到,阿兰不笑的时候,倒还是个冰清玉洁的冷美人呢,上次的极品雾海菇味道怎么样?好吃吗?还想不想再吃上一个呢?”请家主放心,老朽加入石府之后,已是将石府当成了安身立命的根基之地,并且一家老少尽皆居于此处,休戚相关之下,老朽自然懂得轻重,定当会慎之又慎地对待这张图纸的。”

  我们都走散了

  

  《地久天长》剧照。图/受访者提供

  王小帅专访

  时代的纹理都隐藏在日常生活的底下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刘远航

  电影上映前的最后时刻,导演王小帅开始变得异常忙碌,3月中旬,首映礼的第二天,王小帅在自己的工作室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的专访,房间里摆满了奖杯和文艺类书籍。他斜靠在椅背上,将两只脚搭上对面的桌子。这是这段时间里不多的闲暇时刻。

  当角色进入生活状态的时候

  你需要放手,让它发生

  中国新闻周刊:一些评论者提到,在你的很多作品中,知识分子的理性意识一直在场,影响着你对于历史和时代的呈现。但与此同时,你也经常强调直觉和冲动的作用,甚至是愤怒和动物性。这种看起来冲突的两种特质如何共存?

  王小帅:作为一个创作者,必须跟现实生活尽量去紧密相关。这样的话,才能对周遭发生的事情有感觉,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长久以来,我们的创作者总是把眼光远离这个现实,好像很多事情都事不关己,我觉得这样没有营养。

  具体到创作方法,无论是摄影机的摆放处理,或是演员的调度走动,还有环境的制造和布景,其实都是理性的,关键是一定要想好你想要什么,呈现的效果可以是现实主义的,也可能是魔幻或者悬疑的效果。很多东西都不是能设计的,当角色进入生活状态的时候,你需要放手,让它发生,这样你才能判断这个东西是不是要好于你的设计。直觉的东西迸发出来的时候,你要抓住它。

  中国新闻周刊:这次王景春和咏梅的表演为他们赢得了两座银熊的荣誉,他们在接受采访时也经常提到,表演的时候常常处于自然的生活状态。当演员的表演如此沉浸的时候,是否意味着导演的作者表达需要适度退场?

  王小帅:这次拍摄《地久天长》,时代背景的切片很多,要把每一个切片都做到让人相信,还是需要依靠演员来演绎。你必须把演员和这个时代放在一块。有的时候,是人物改变了自身的命运,另一些时候,他们的命运被时代改变。当时的社会政治环境,或是政策方向的改变,都可能影响一个人的一生。

  虽然呈现得很生活化,甚至让人家不知不觉地忘掉了摄影机的存在,演员也忘记了自己,好像真的投入在生活里面,但实际上这一切还是都是理性控制出来的,有一丝一毫的闪失,观众就会出戏。

  要保持最初的愤怒

  中国新闻周刊:《地久天长》的时间跨度长达三十年,无独有偶,贾樟柯近年来的作品,同样出现了很大的时空调度,《江湖儿女》还颇有些总结的意味。文学上有“中年气质”的概念,生命经验的增长与热情的不断变化可能会重塑一个创作者的风格。对于你来说,如何保持这种创作的活力和勇气?

  王小帅:创作的变化在每个阶段都可能发生。我不能说到这个年龄必然就更加成熟,只是对一些事情的看法和角度会更多,时间轴会拓宽。但也有人担心说,因为有了这些方方面面的东西,就失去了一些锋芒,以及初入世界的闯劲儿。

  的确,年轻的时候有更多的创作热情,但毕竟那时候生命还比较短暂,常常是在表达自己的荷尔蒙,对外界的看法还比较单一,这都是情有可原的。当你对现实生活和社会历史的认知更加全面的时候,如果在创作上还能保持一些新鲜的感觉,这样的状态就会比较理想。要保持最初的愤怒,年轻时的那种敏感不能丢。对于我们来说,越到这个阶段,其实越是好的时候。

  中国新闻周刊:年龄的增长,给你在创作上带来了什么?

  王小帅:走过了这么多年,对于生活的体会,特别是这种时间感,都会发生改变。此前的创作,有些故事可能发生在一天之内,或是一段时间之内。但是如果你从一个更远的角度去看的话,其实生活要丰富很多。给生活一个时间,可能每个阶段发生的事情都是常规的剧本思考所意想不到的。

  这种感受也让《地久天长》有了更长的跨度。可能某个事件成了人生的转折点,影响了一段时间,但如果让它继续往前走的话,可能又会出现新的变化,其实这就是生活本来的样子,也是生活给予我们的答案。

  那些不同的经历和轨迹

  都会变成各自的精神密码

  中国新闻周刊:你前面提到,创作者与现实生活的关联。你平时喜欢摄影,近期还制作了一部名为《我的镜头》的记录实验作品。对于你个人来说,是如何保持这种对周遭环境的敏感与触觉的?

  王小帅:我看过一些老照片,都是外国人拍的,三四十年代,或者六七十年代,镜头里的人埋头忙着吃喝拉撒,对这些不重视。现在条件好了,肯定会有很多很多的记录,我觉得这些东西特别有价值。

  不拍摄的时候,我就离开办公室,走街串巷。走得更远一些,你会发现,很多的老人聚在街头巷尾,一起下棋,或是聊天,也可能什么都不做,就那么待在墙根晒太阳。这就特别中国,不像在欧洲,大家更习惯坐在咖啡馆。我也挺羡慕这种邻里之间的生活细节,唠唠家常,聊聊天,这是我们的情感方式。

  现在我们大家都走散了。如果生活在同一个小区里,还能走动走动,算是对生活的一种抚慰。到了饭点儿,就被各自的老伴或者孩子叫回去吃饭。那些历史的褶皱,时代的纹理,都隐藏在日常生活的底下。

  中国新闻周刊:你的许多作品里的故事都有着历史和时代的背景,比如“三线建设”,这次《地久天长》则涉及计划生育政策、工人下岗潮等等。在你看来,对于过往时代和地域的叙述是如何与此时此地的现实发生关系的?

  王小帅:《地久天长》讲的就是这样,不管出了什么事,生活还要继续走下去。有的人选择将过去的隐藏在心里边,有的人则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处理方式,可能遇到事情之后,并没有去应对,或是调和。事情过去之后,大家用新的生活形态去覆盖它,但是有些东西是挥之不去的。那些不同的经历和轨迹,都会变成各自的精神密码。

  国家也是如此。我希望对于国家的这种形态来说,可以对走过的路进行反思。因为国家的里面,就是老百姓。

  一个人经历的所有那些

  都不会白经历的

  中国新闻周刊:你从北电毕业之后分配到了福建,待了两年之后选择离开那里,回到北京,开始了独立制作的路。《地久天长》的故事里,这对夫妇经历了丧子的伤痛,离开内蒙古,来到福建,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生活。这次去福建拍摄,算是重回故地,你的感受如何?

  王小帅:对于福建,其实并不是不喜欢。年轻的时候,为了拍电影,去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这种暗合的体验还是有的,去了以后,从语言到生活方式,都完全不一样,好像是到了另外一个国度。

  这种陌生感在一个年轻人的身上产生了一种恐慌和焦虑,没有经验,也不知道未来,就是觉得,怎么自己很习惯的那种生活突然就断裂了。但是,人经历过的所有那些,都不会白经历的。

  中国新闻周刊:像你这样从独立制作阶段一路走过来的电影创作者,其实一直在跟外在的大环境进行互动。你在近期接受采访的时候提到,这次创作《地久天长》,没有受到外界的影响。在你看来,现在的创作是自由的状态吗?

  王小帅:还是不太自由。创作的根本在于打开想象,给它自由的空间。对于想象的束缚可能来自方方面面。拿教育来说吧,学校和老师有规定的标准答案,必须往这上面靠,才能拿高分。除此之外,还有文艺政策和商业市场的变化,都会对创作产生影响。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10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两种完全不一样的道在碰撞,恐怖至极,混沌都沸腾了,像是整个宇宙都要进入轮回了一般。众人与石暴礼见之后,石暴当先说道:   “虚空学府,无名,特来送你上路!”一道身影破开桃花瘴出现在桃花谷之中,看着地上白花花一片的**,无名心中没有一丝绮念,只有无边的怒火,难怪这些淫贼是人人喊打,坏人清白,罪该万死。 (责任编辑:沈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