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远,于是,道“剑灵主,你纵乱剑灵峰,还不现形诚服!”但是他这样的秘法也许维持不了多久的时间,因为他发出的这些火焰光团正在慢慢地暗淡,同时他也气喘连连,只是低头勉力维持罢了。也正是此刻,一直处于神情泰然自若的轩辕段飞,面色微微一转。一道细如游丝的剑气。“啵!”一声向场中击去。“噗嗤!”一声爆响,东方岩的身躯之上炸出一团团血花,场中东方岩的真身阴影顿时消失无形。

疯师祖身躯晃动,一步踏离天际,身影消失在了这一界,姜遇知道,接下来的天劫很可能破坏力极大,疯师祖已经触摸到了圣境边缘,可以离开这一界了。以那一位为首的泰山至尊派的所有弟子,都是,道“这不管我的事啊,我们都是被冤枉的啊!”

   有人说爷爷傻:孩子都这样了,学习有什么用 爷爷这样回答:学习让他觉得自己还有希望

  心疼孙子的徐竹生放弃了经营得红红火火的工厂,专心照顾孙子长大。

  【出生不久】

  孙子确诊先天性疾病,爷爷卖掉工厂全心照顾

  徐竹生曾是龙游当地一名企业主,爱人洪秀香国企退休,独子小徐在金华一家国企工作。在上个世纪末,徐竹生就有房有车。

  此后三年,全家人辗转奔波杭州、上海、北京各大医院求医。得到的诊断结果是:这是先天性疾病,目前尚未攻克,几乎无药可医。孩子的肌肉将一天天萎缩,会终生残疾。

  小徐和妻子崩溃了,他们不愿相信这个残酷的事实。

  徐竹生不想儿子儿媳背上沉重的生活包袱,更不想放弃奶声奶气叫着“爷爷奶奶”的孙子。时年55岁的徐竹生作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卖掉厂房,全身心照顾孙子长大。“年轻人要工作,肯定无法全身心带孩子。我是他爷爷,我应该陪他长大。”

  【幼儿园】

  爷爷陪着孙子一起上,孙子的儿歌他都会唱

  徐竹生谨遵医嘱护理着孙子。

  为了延缓肌肉萎缩,他空下来就给孙子按摩;为了促进肌肉生长,他想方设法地给孩子补充蛋白质。他梦想着奇迹出现,四处打听治疗偏方……

  幼儿园两年,徐竹生陪着孙子一起上。“孙子学会的儿歌我都会唱,我在幼儿园陪孙子唱。”

  【小学】

  爷爷主动和学校签免责合同,下课了就探望孙子

  徐竹生主动跟学校签免责合同,打消王老师的顾虑。

  徐竹生还想和幼儿园一样陪孙子坐班,但上完一天课后,王莉春发现不对了:所有孩子都朝边上的爷爷看,影响了他们的正常学习。

  后来,王莉春和徐竹生达成协议:允许徐竹生在校园里,但不能进课堂,课间可以让他进班级探望孙子。

  【初中】

  孙子在家自学为主,爷爷每天把作业交给老师

  【高中】

  期末考试孙子年级第一,待人接物彬彬有礼

  【未来】

  爷爷希望能陪他上大学,孙子希望有机会孝顺

  徐竹生说,他这辈子最感激的就是孙子的老师们。“从幼儿园到高中,碰到的都是贵人。”徐竹生说,他余生还有两个愿望,一是孙子两年后考上大学,他和老伴去陪读。二是等到这种病被攻克,孙子能恢复健康。

  盛伟

??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无名,根本不敢相信刚才的那一幕,打的他们完全落入下风,节节败退的半步传奇境界的僵尸居然转瞬间被斩杀了,而且还是毫无还手之力的就被斩杀了,这是什么情况,完全不科学啊!道体比姜遇还要心悸,自出道以来,他仅凭肉身就可以横推诸敌,无须动用己身最擅长的道则,谁曾想到,眼前的这名青年修士肉身可怕到了这种地步,如果不是修炼有锻体秘术,光是刚才这一击就足以让他遭受重创了。

  我当导演就是为了拍科幻电影

  布置地下城场景

  截至3月14日,《流浪地球》票房达到46.16亿,不仅成为中国影史票房第二高的电影作品,也是近一个多月最受关注的文化现象。《流浪地球》为什么出现在当下并受到欢迎?它的尝试是否为中国科幻电影的发展开启了一扇大门?中国科幻电影相对于好莱坞处于什么水准?3月13日,《流浪地球》导演、从山东走出去的电影制作人郭帆接受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专访,畅谈《流浪地球》制作的台前幕后。

  本报记者 倪自放         

  票房过10亿时松了口气

  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郭帆刚从美国回来,目前《流浪地球》正在北美地区上映,他参加了影片在美国部分场次的影迷见面会。目前《流浪地球》在北美地区的票房达到580万美元,是近年来华语片在该地区的最高成绩,“一开始在64家影院上映,现在大约是100家,主要是华语观众,反响还是比较好,上座率都在90%以上。”郭帆介绍,《流浪地球》的非华语观众相对较少,“美国观众的观影习惯是不看字幕,而咱们的《流浪地球》以中国普通话为主要语言,非华语观众接受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

  即使不算在北美地区的优异成绩,《流浪地球》已然“火了”,郭帆表示,影片确实受到了更多的关注,“但我个人没有‘火了’的感受,生活和心态上也没太多的变化,因为之前《同桌的你》上映时有类似的经历,所以这次会平淡很多。只是《流浪地球》票房过十亿的时候,我松了口气,这个时候影片基本保本,不亏钱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会有机会做后面的项目。”

  郭帆承认,在《流浪地球》上映前自己非常忐忑,有一场点映是针对科幻界的知名人士的,包括小说原著作者刘慈欣在内。那场放映,郭帆是在影片开场熄灯十分钟后才溜着墙边儿悄悄进去,坐在角落里,暗中观察大家的反应。

  郭帆的忐忑,源自于《流浪地球》的来之不易。从筹备到上映的四年间,《流浪地球》每天都会遇到新的困难,各个方面都有,甚至在前期准备过程中,因各种原因项目差点夭折。但在郭帆看来,最大的困难还是来自于信任,一开始这个项目的团队只有两个人,来自外界的审视都带着怀疑的意味DD为什么是你?你有什么能力?你能不能做好一部科幻片?一切都靠一点点的努力去证明。从故事大纲到剧本,从3000多张概念设计到8000多张分镜头画稿,一个关于电影的大致雏形逐步清晰,慢慢让合作伙伴建立起了信心。团队人员也从两人增加到最后的7000余人,共同完成了这个项目。

  《流浪地球》到来正逢其时

  出生于1980年的郭帆是山东济宁人,《流浪地球》并不是他的第一部作品。2011年,郭帆自编自导电影处女作《李献计历险记》上映,并于次年获得第16届韩国富川国际电影节最佳亚洲电影奖,但影片票房并不理想。2014年,郭帆执导的第二部作品《同桌的你》票房大卖,同年影片获得第21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组委会大奖和第10届中美电影节金天使奖。

  从《李献计历险记》到《同桌的你》再到《流浪地球》,郭帆的成长非常明显。郭帆说,在《李献计历险记》上映后,他进行了深刻反思和改进,写了三万字的总结,提醒自己在之后作品中着重考量观众需求和艺术追求之间的平衡点,“在《李献计历险记》中,我创作的自我表达算是比较多的,到了《同桌的你》,自我表达可能不到一半。《流浪地球》中自我表达可能占比不到一成,但也可以说自我表达和观众需求融合在了一起,两者统一得比较好。”

  在郭帆看来,在观众需求方面,《流浪地球》或者说科幻片在2019年到来正逢其时,“从属性上讲,科幻电影和其他类型片有一个不同之处,在于它和国家的综合国力是息息相关的,比如说前段时间中国玉兔登月,证明了我们的科技实力,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观众看到电影里的中国宇航员和空间站,才会有信服感。”

  《流浪地球》中有许多具有中国文化特征的设置,“电影有很多中国式的情感元素在里面,比如父子关系。当然,我们也在电影中建立了一些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比如最后救援任务的完成,其实是有很多其他国家的参与。”

  郭帆说,文化表达上的差异,是中国科幻电影和好莱坞大片的本质区别,“我们是面朝土地背朝天的民族,而西方是面朝大海仰望星空。我们对土地的那种深厚的情感与西方是不同的,所以影片中才会出现带着地球去流浪的设置;第二个是集体主义精神,发动机坏了,不是超级英雄来救援,而是无数个救援队出发集体行动。”

  相比好莱坞有差距但应该自信

  “对于我本人来说,我一直是想拍科幻类型的电影,我当导演就是为了拍科幻电影。”郭帆说,他的第一部电影《李献计历险记》就是一部科幻电影,但促成《流浪地球》这样的大制作科幻电影的,一方面是刘慈欣的原著,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尝试更完备的工业流程,“2014年,我们几个导演去美国学习,看到了和好莱坞电影工业的差距,这种差距主要在电影工业化方面,打个比方说,我们还是手工作坊,但是好莱坞的工业体系已经达到了产业化。而做科幻电影,可以很好地历练这种工业流程,从美国回来后,我们这几个导演都在尝试做科幻电影。”

  《流浪地球》的成绩有目共睹,不过郭帆很清醒,不管是科幻片还是整个电影工业,华语电影同好莱坞差距明显,“从拍摄和实际制作而言,我们还存在25到30年的差距。当然,因为现在的全球化、互联网的发展和新技术的使用,比如3D打印、VR技术等,我坚信我们可以通过十年的时间来追赶。我们的后期特效与好莱坞也存在着10到15年的差距,目前只能够达到他们的中游水平。”

  尽管与好莱坞差距明显,但《流浪地球》的标本意义依然不小,影片有75%的特效是由国内团队完成的,另外25%是韩国和德国的团队完成。“我们从海外团队中学习了很多经验,也利用他们的成果来激励我们国内的团队。”郭帆说。

  之前业内有一种声音,认为中国观众对好莱坞和中国科幻片的宽容度不一样,对本土科幻片的宽容度相对低一些,认为这是国产科幻片难拍的另一原因。对此,郭帆表示自己并没有太受这方面的困扰,“其实在《流浪地球》之前,整个电影市场国产片占比已经超过6成,高于好莱坞制作,这样的比例已经持续了好几年,国产片包括国产科幻片都应该自信。”

与此同时,斗篷客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随即微微晃身,自战马肋腹之处一滑,瞬即翻上了马背,接着其单手一拍战马臀部,马儿顿时电射而出,向着岔路口方向疾驰而去。“不要杀我,不要杀我!”那书魂连忙喊道。独远,剑承心长老,沿路石道,四处都是有岗位把守,要道,不过,都很快就剑承心解决了。 (责任编辑:邵严明)